冰释前嫌|醉玩双飞|小女友

请选择您的会员限時促銷 030000毫秒

(RMB)¥108 /季强力推荐

现价 ¥108

限时特惠,93天再送50天

(RMB)¥58 /月体验月卡

现价 ¥58

限时特惠,买就送7天

(RMB)¥188 /年最多折扣

现价 ¥188

限时特惠,365天再送120天

(RMB)¥388 /永久超值优惠

现价 ¥388

一分钟成为VIP

1. 点上方年/季/月卡后跳转支付平台

2. 点微信/支付宝支付后耐心等待跳转页面

3. 获得激活码后点网站右上角“激活VIP”

注:若没收到激活码或有问题 点击主页右侧客服图标随时跟我联系






劳斯莱斯幻影DropheadCoupe停在公车站前,肯定引起了不少路人的注意,不过对那些好奇羡慕或者是鄙视的眼神,我一律无视,几个象是车迷的年青人围着汽车转来转去的,我也懒得理会!




? ?我心?满满的,都装的是路静!




? ?在我等得都快要崩溃的时候,路静慢慢由学校门口走了出来,又直又长的秀发披在上身穿的丝质白衬衫上,下身是及膝的柔丝白裙,露出膝下那双圆润白晰的小腿,足下是一双粉白色的细高跟鞋,称得168公分的身材更显得修长。完美的瓜子脸上脂粉未施,脸蛋上柔嫩的凝脂下似乎有一层晶莹的光采在玉肤下流动着。向上微挑的细长浓眉下,那双如深潭般清澈的凤眼,看得人心如小鹿乱撞。如精雕玉琢的挺直鼻梁,配上鼻下那嫩红的小嘴,再配上那冰清玉洁的冷傲气质,顿时就让她成为了公车站前的焦点。




? ?包括昨天那个丑陋的眼镜男在内,几个形貌猥琐的男人若有若无地向路静接近过去,每个人眼睛?都闪耀着热腾腾的欲焰。这几人显然都是昨天公车上的,见证了那惊心动魄的一幕,他们知道这个外表清丽绝伦的美女实际上是个公车荡妇,所以今天都不惜错过多班公车一直在这?死等。




? ?路静仍然一副冰冷的表情,那空洞的眼眸甚至看不到任何情绪,对于投在她身上的目光,无论是惊艳还是淫秽,她都视而不见,象这些人根本不存在一样。




? ?我拉开车门下车,径自走到了路静面前,沉声说:“去哪,我送妳!” 




? ?路静如同失听一般,望都没望我一眼,如同她面前的只有空气。




? ? “上车!”我不想废话,只是夹杂着几分怒气低吼着说。




? ?路静终于将目光转动了一下,不过却不是看我,而是望了一眼路边的那辆劳斯莱斯幻影DropheadCoupe,她眼神依然冷淡,眼角甚至都没有跳动一下,就象那?停的只是一部快要报废的计程车一样。




? ? “妳给我上车!”我伸手抓住了路静的胳膊,严厉地说道。




? ?路静微低头,冷冷看着我捏在她胳膊上的手,还是不说话也不看我。而这时有几个等公车的男人有点看不下去了,就想凑上来说尊重女性之类的话,我冷冷地横了他们一眼,两天两夜没睡觉的我眼睛通红,头发蓬乱,胡渣子也是密密荏荏的,再加上疯狂而恶狠的眼神,估计看上去不是越狱凶犯,也是十足的精神病人,那几个男人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,不敢说话了。




? ? “上车!”我对路静再一次地命令。路静仍然盯着我捏着她手臂的手,语气平淡而冰冷地说了句:“为什么?”这是她撞见她妹妹跟我的事情后,这两天来说的唯一一句话。




? ?我也用冷冷的语气回答她:“因为我是妳男人!” 




? ?路静终于将她清澈的眼神转到了我脸上,不过她眼睛?全是不屑和鄙夷:“凭什么?”她的声音像掉进了冰窖一样寒冷,不带半点感避情!




? ?我也豁出去了,冷冷地说:“凭妳已经吞下过我的jīng液,而我的jīng液也射进過妳的**!”——虽然只是隔着一层薄纱内裤射的,但那也毕竟是射入!




? ?公车站顿时掉落了一地的眼镜,许多男人的心在刹那间都已经碎了!




? ? “就算是那样,我也不是妳的女人!”路静脸上仍然没有任何表情,只是一昧的冷漠和冰霜:“所以请妳放开我,车马上就要到站了,不要妨碍我上车!” 




? ?我恶狠狠地瞪着她,冷厉地大声说:“今生今世妳只能上一辆车,那就是我这一辆!” 




? ?路静冷冷地看着我,眼神中全是嘲笑:“妳配么?”




? ?我猛地一抱将她纤细的腰肢搂进了怀?,几乎是让她两脚腾空般搂着她向劳斯莱斯走去,路静拼命地在我怀?挣扎,还不停地大声喊:“救命啊,非礼啊,绑架啊!” 




? ?公车站有个年青人就忍不住想要出头,却被旁边的人眼捷手快地拉住了:“小子,人家那是家务事,妳干什么呢?”说完这个好心人还用嘴撇了撇停在那?的汽车:“看清楚没有,那是劳斯莱斯,豪门恩怨,不是妳能管得了的!” 




? ?那个年青人呆了一下,又有一个听清楚了我和路静对话的人说:“人家小两口早就私订终生了,没听到说啊,那女生都帮那男的* *过了,还把jīng液都吃下去过,而且这男的也在她**?射过精了……妳要出头,也得弄清楚自己想干什么啊?” 




? ?年青人彻底傻住了,看向路静的眼神充满了女神形象彻底毁灭的失望。




? ?我将路静塞进车?,路静还是不停地挣扎,我按着她,真的怒了,低声恶狠狠地说:“妳他妈的再闹,信不信我就在这车?扒光了妳,当着所有人的面强奸妳?” 




? ?路静浑身一颤,身子僵在了那?,冷冷地看着我,眼睛?全是控制不住的怒火,声音却是冰寒得吓人:“就象妳强奸飞飞那样是么?” 




? ? “我没强奸她!”我急了,辩解道:“那只是个误会!” 




? ?我见路静不再挣扎,就帮她绑好了安全带,为了怕她趁我转到驾驶位时跑掉,我直接锁上了车门,从她身上蹭到驾驶位去。




? ?我费力地坐下后,路静还是一脸冰冷的样子,不过脸上却有着愤怒的潮红,她紧紧地抓着门把门,纤细的手指因为用力而苍白,劳斯莱斯全手工制作的名头可不是假的,锁好的车门要是能让她用手就扭开,那这车王公司,真的就该破产了!




? ?我开着汽车驶离了公车站,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的心因此而破碎了。




? ?劳斯莱斯平稳地行驶在街道上,路静虽然看出了我走的并不是去建材市场的道路,还是冷着脸不说话,象是根本不关心我要带她去哪?一样。




? ?不时有些宝马啊奔驰啊什么的车在我车边钻前钻后,劳斯莱斯幻影DropheadCoupe即使在北部也是很少见的,何况在这个城市,许多小年青都朝我吹着口哨挑衅,想跟这传说中的车王飚上一程,我根本不理会他们,只管自己老老实实地开车。




? ?见我无动于衷,那些小年青都对我比起了中指,大骂菜鸟,然后他们都用汽车尾气向我排出一投浓烟,一溜烟地跑了。




? ?路静见我将车开上了驶往清溪湾的道路,她皱起了眉头,冷冷地说:“妳要把我带到别墅去强奸么?” 




? ?我气急败坏地说: “我没有要强奸妳!” 




? ? “是。”路静冷冷地说:“妳只是强奸我堂妹,因为她年纪小,夹得紧是吧?” 




? ?我猛地将汽车停在了路边,转头瞪着路静,怒气冲天地说:“我没有强奸她,那只是一个误会!” 




? ? “我知道,是她强奸了妳!”路静语气依然冰冷得没有半丝波动:“妳所有的女生,都是强奸妳的,连我都是强行按住妳为妳**,然后吃下妳的jīng液的!对吗?” 




? ?她的声音娇脆中不失女性的柔婉,语气却是冷冰冰的,我心?恼火莫名,被她的这番话更是激起了怒气,我抓着她如美玉般的修长手指,直接就将她的手按向我的裤裆:“既然妳都承认了,那就再让我爽一下!”我怒道。路静柔嫩的小手放在我裆部,那轻微的接触,让我胯下的大**大大的跳动了一下。




? ? “没关系,能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!”路静居然真的用手隔着我的裤子抚摸起来,不过随即她说出来的话,让我掉进了冰窑?面。




? ? “**两千,**五千,操逼一万,操屁眼两万——如果妳今天要操逼,因为我还是处女,所以额外加收十万!”路静说话的语气淡漠从容,象是在报菜馆的菜牌一般平静:“如果妳舍不得那十万,请妳送我回公车站,我向妳保证,明天妳就只用花一万就能操我的逼了,不过如果有别的客人,请妳要排队!” 




? ?路静疯了!我吃惊地看着她,她依然冷漠着,小手却是一直没有停止过在我裆部抚摸,甚至她还说:“要不要拿出来**,或者我再帮妳**——吞精的话,加收三千!射在脸上加一千,当醉玩双飞




我回到电梯公寓时,就遭到了白芳的抱怨:“少爷,妳这两天跑哪去了啊,我的奶都浪费了。”我呵呵笑:“有事啊,我累了,先去睡一觉,吃饭再叫我。” 




? ?这一觉我睡得很舒服,下午时白芳突然来到我房间,模样有些着急,对我说:“少爷,我的吸奶器坏了。”我说:“明天买一个不就得了。”白芳急道:“那人家今天怎么办?”我说:“忍耐一下,明早再去买。” 




? ?这种东西要市中心专用店才有得卖,马上就要天黑了,一来一去太浪费时间了。白芳跺着脚道:“不行的啊,妳又不是不知道,涨得很难受的!” 




? ?我说:“那怎么办?”白芳脸一红,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,好半天才低着头怯生生用地说:“妳、妳以前不是也帮我用嘴吸出过来的吗?反正妳也要喝的嘛!”我一下就跳了起来,说:“什么?妳說……妳說让我用嘴把奶吸出来?”白芳?起头,看着我点了点头。我说:“用不用加吸奶费啊?” 




? ?白芳看到我的样子,有些着急,说:“谁要收妳钱了,人家只是叫妳帮忙吸吸,又不是买卖。”我说:“那也不行。”白芳急了,对我说:“有什么不行,妳常常偷看人家的**,妳以为我不知道啊,平时人家的**都让看够了,再说每天都喝着人家的奶,现在人家有事让妳帮忙,又说不行了!”




? ?我一听这些就有些理亏了:“妳……”随即白芳的口气又转变成软求:“好少爷,妳帮人家一次嘛!”说着就拉开了衣服,露出了已经涨大的**,在我还没回过神的时候,把粉红的**压在了我的嘴唇上,我一下就晕了,下意识地张开嘴把她的**含到嘴?吸吮起来。




? ?当我把白芳的**含入嘴?,白芳啊的轻轻呻吟了一下。白芳的手开始慢慢抚摩我的头,就象母亲温柔地抚摩自己的孩子一般。




? ?一会儿,我和白芳就都没有了开始时的紧张。随之而来的是兴奋和羞涩。白芳见我的手总是在床单上胡乱抓捏,就抓住我的双手圈放在自己的腰间。这是她住进来后我的手第一次碰到她敏感部分的**!我的手有些颤抖,白芳的腰身柔软而性感,手感非常舒服。




? ?我真的想好好摸一摸,但她毕竟不是我的女人,我就强忍住了这种**。好在白芳不会一动不动地站着,她的腰身出奇地柔软,她的上身不动,屁股也经常来回扭动,这样我的手就相当于在抚摩她的身子了,我心?不住地赞叹:“白芳的身子真是太诱人了!真的让人禁不住心猿意马啊……要不,还是摸一下吧?” 




? ?白芳站在我面前,我把白芳的T恤拉上去,露出了丰满的**,白芳的**圆鼓鼓的,很是挺实,乳晕不大,小小的**呈粉红色,象一粒熟透的葡萄。




? ?白芳的两只**就完全暴露了出来。白芳用手往上扯着衣服,卷起放在**的上缘,冲我笑道:“怎么,妳还能两个一块吃啊?”我厚着脸皮不说话,张嘴含住了右侧的**,我的右手向上,装做很自然地攀上她的另外一只**。




? ?白芳的身子抖了一下,并没有拒绝,我的手就大胆地在她的**上揉捏起来,见白芳依然没有表示,我就更大胆了,左手绕到白芳的背部在她的腰部轻轻揉摸,并顺着她的腰向下摸到她的肥臀,在她圆翘翘的屁股上揉来捏去,虽然隔着短裙,但仍然能感觉到大屁股的柔软和丰腴,捏在手?特别过瘾。




? ?白芳的**很软,微一吸吮,一股甘甜的乳汁就涌入了我嘴?。我坐在床边边,白芳站在我面前,双手搭在我的肩上。我感觉到白芳的整个**贴在我脸上,很柔软,很舒服。很快一侧的**的乳汁就被我吸干了,又转到了另外一侧。




? ?白芳的呼吸变得越来越粗,嘴?轻轻发出啊啊的低吟,她已有些站立不稳。我站起来,白芳靠在我怀?,大腿挤靠在我的下身处,白芳一定感觉到乐我下面家伙的坚挺了,她的小手一只揽住我的背部,另一只向下,隔着裤子已抓住了我发硬的**,轻轻地揉搓着。我的身子也是一抖:“白芳,不行的,妳不能摸那?啊……” 




? ?白芳的小手依旧不停地揉捏我的**:“为什么不行?就行妳摸我啊! ”白芳坏坏地笑着。我的心?一下子**战胜了理智。我的手从白芳的短裙的下摆伸进去,向上摸到了白芳圆鼓鼓的屁股蛋,虽然隔着一条小小的内裤,但大部分臀肉都被我抓在手?,我开始用力地抓捏起来。我们互相爱抚了好长时间,直到我们二人分开。白芳的脸上仍然红红的,带着几分羞涩。




? ?白芳的**很白,我又有了一种眩目的感觉。双手无措地在床沿上乱抓着。鼻中满是白芳的**的香味。很快两个**就被我吸得变软了,不知过乐多久,我才依依不舍地吐出了白芳那早已没有乳汁的**,我发现白芳的脸和我一样,红红的,白芳也不把衣服放下,挺着大**,看到我的**把裤子前面支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,就吃吃笑着说:“大少爷,妳看妳那?,用不用我再帮妳一下?” 




? ?我说:“怎么帮?”白芳捂着嘴笑着:“妳想让我怎么帮啊?”。我笑着说:“我今天累了,到此为止了。” 




? ?白芳伸了伸舌头,对我做了个鬼脸。说:“知道了,妳是要等筱竹姐回来吧,那妳现在怎么解决?要不、要不我帮妳打飞机吧……”我说:“这个就不用妳管了,一时半会的我还忍得住。”




? ?白芳弯腰在我脸上亲了一下,娇声地说:“小傻瓜!”然后才转身离开,一边走一边往下拉衣服。我的眼睛几乎是贪婪地盯看着白芳那扭动着的诱人的大屁股…… 




? ?我就这样傻傻地坐在床上,嘴?仿佛依然在含着白芳那柔软的** ,真象做梦一样,虽然上回跟她作爱时也吃过她的**,但那感觉和这回却明显不一样,居然又吃到了白芳的**,我感觉到有些兴趣!我居然又吃了白芳的**!




? ?快到傍晚时,计筱竹学姐回来了,居然还带着岑兰。岑兰最近一直在忙着集训,听说校队要参加全省高校联赛。今天看到发现她变了好多,更黑更健康了,不过也许是被我jīng液浇灌过的原因,她看上去也变得成熟了好多,显得漂亮了很多。




? ?我解决了路静的事情很高兴,而计筱竹学姐一直没说什么,但从头到尾都是看在眼?的,我高兴她自然也就高兴了,结果餐桌上我们都喝了很多酒,除了白芳,我们三个人都醉薰薰的了,岑兰在喝酒时还把外套脱了,露出了她丰满的胸部。我当时还惊叹:“岑兰是我把妳的胸搞这么大的吗?” 




? ?然后计筱竹说要和岑兰说悄悄话,就就让我一个人去睡,让她和岑兰睡,我哪?肯啊,我說妳们什么私房话我没听到过啊,我也强行纠缠着她们,于是三个人就一起进了主卧室。




? ?一进房,我累得很倒头就睡,计筱竹就和岑兰叽叽喳喳说话,我睡着前迷迷糊糊听到她说我这个死鬼,这两天不在家,肯定又是去强奸女人去了。等我口渴得醒过来时,发现是岑兰睡在沙发上动都不动,喊也喊不醒,真不知道她怎么会醉得睡到沙发上的。我抱着岑兰去床上的时候我有意的摸了岑兰的胸和屁股,可能当时是酒精作用吧,真想操她!




? ?可是计筱竹在旁边,我还是想先操她,我出去喝了水,又觉得身上脏脏的,就顺便洗了个澡,洗完澡我没穿内裤就系了浴巾就出来了,把灯关了,房间?一下子好安静,我在床上把身上的浴巾脱了,又把计筱竹的衣服脱得精光。




? ?计筱竹被我动醒了,她一摸发现我的**硬得像铁棒,她抓起了我的手,放到了她的**房上。




? ? “好老公,妳想我了吗?”她对我说。我没回答,只是温柔的吻她。




? ?我抚摸着她的**,真的好大,而且一点也没有下垂,还是那么饱满,我一只手根本抓不过来。她的**在我激情的抚摸下,骄傲的挺立起来,就像两颗晶莹的紫葡萄。




? ?她把我的头按到了自己的**上,“老公我也想妳了呢。”两只硕大的**覆盖住了我的脸,让我喘不过气来。




? ?我轻轻的将她的**含到了嘴?,小心的吸着。




? ? “小坏蛋,小色狼,来吃姐姐的奶吧。”她梦呓般的呻吟着。




? ?她用舌头舔我的脸颊、嘴唇和脖颈、胸脯,然后往下吻我的大腿,最后,她开始舔我的**。她用嘴套弄我的**,一只手协助嘴抚弄我的**,她的技术非常的好。




? ?我兴奋极了!阵阵快感让我有些晕眩,我转过身把她平放在床上。她分开了双腿,把我的头按在了她的逼上。我把头伏在她的阴部上,她阴部有股淡淡的甜香。随着我的唇和她的大**接触的瞬间,计筱竹大大的“啊!”了一声,我才发现她的阴部整个已经湿透了,我把她的两片大**吮吸在口中……我轻舔**、逗弄yīn蒂,一会我的面部已经沾满了她的体液。




? ? “使劲,使劲的舔,我要妳。”她两条腿用力的夹着我的头,大声的呻吟着,并不停的摆动着身体。




? ?最后,她实在忍不住了,翻身把我压在身下,扶住我的**,对准她的**口,用力插进了她的逼?。“噢!”她又大大的叫了一声,她大声的带着一种哭腔叫着,她几天没有这么**了。




? ?激烈的运动很快就让计筱竹达到了一次**,她累得倒了下来,我让她爬在床上翘起了雪白丰满的大屁股,我半跪在她的背后,分开她的**,握着粗大的**,对准她的**插了进去,我两手按在她的屁股上,慢慢的**起来。




? ?我**了一会,有了shè精的感觉。我的**速度越来越快,她的屁股迎合着我的**前后摇摆,**声也越来越急促。我射了,jīng液尽数都倾射在她的子宫?!




? ? “来了,来了,真是……真是太舒服了……”她剧烈的扭动了几下,然后趴在了床上,床单被我们弄湿了一大片,计筱竹躺在我身边抱着我,微笑着看着我,手轻轻抚摩着我的**,“飘飘,累坏了吧?” 




? ?我看着身边的学姐,我有点惭愧,我今天好像不怎么威猛!




? ? “妳这几天太累了。”她安慰我说:“妳不要有什么顾虑,好飘飘,我的老公,只要妳好好的我怎么都行。” 




? ?听到这话,我兴奋起来,说:“我要妳给吮我的**。” 




? ?她吻我了下,然后俯下身去把我的**含在嘴?吮吸着。计筱竹的口技非常熟练,我的**很快就硬得像铁棒一样,这次我想操计筱竹的屁眼了。




? ?我让她趴在床沿,一对肥嫩浑圆的大屁股高高翘起来,我用老汗推车的姿势从后面插进计筱竹两瓣肥臀间的小屁眼?面。搞了没多久计筱竹的屁眼就明显开始把我夹紧。大声呻吟:“……老公……加油……老公……妳的**好大啊……好硬啊~~操我的骚屁眼……我全身都给妳操~~啊~~我要来啦……我要射啦……”




? ?操了几百下,我觉没什么体力了,就躺下来,让计筱竹骑在上头搞。计筱竹可能是刚刚**过的原因,就骑在我身上慢慢的上下上下套。我哪能满足这样的搞法。我就狠狠的掐计筱竹的奶头。抱着她肥大的屁股帮她用力,计筱竹很快又开始疯狂起来:“老公……妳顶到我的肛门?面去了……顶得好舒服啊……老公……妳真会操我的屁眼……我愿意天天被妳操……” 




? ?计筱竹雪白柔软的臀肉在痉挛,上面已布满了细微的汗珠。菊轮处就跟被刀刺穿了似的,后庭四周的肉褶都被撑平了,火热的屁股感受到丝丝的快意。而这丝丝的快意,就仿佛溪水汇入小河、流入大海一般,聚集的越来越多,很快就化作了汹涌澎湃的浪潮,将整个身心全都淹没。计筱竹昂起头,像动物般摇起了屁股,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受把她包围。那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充实,彻彻底底的迷乱、完完全全的被占有。




? ? “呀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行了……太激烈了……受不了……” 




? ? **声中,绝顶的生理快感几乎让计筱竹完全失去了自我,由被动的挨插变成了主动的迎合,屁股如筛糠般的剧烈抖动,两个饱满的臀瓣死命夹紧男人的**上下套弄,像是要把体内的阴精全都挤出来一样,麻痹感从子宫逐渐扩散到全身,蓦地?她尖叫一声,整个身躯都弓了起来,性快感的巅峰足足停留了三十多秒,屁股才重重落回到方强身上…… 




? ? “哦……啊……好粗……哦哦……啊……插死我了……哦……”计筱竹语无伦次的**着,使劲扭动屁股,配合着身下男人的奸淫。这么粗的家伙充实感无比美妙。那进入身体的武器实在太粗大了,来自后庭的**显得格外雄壮有力。勇猛冲刺进来的时候,尽根深入了直肠,撞的灵魂仿佛都要飞了;大力抽出去时,屁股就立刻空虚的难受,令她的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向后带动。快感一阵比一阵强烈,除了不断的呻吟、哭泣、**外,什么也顾不上了,所有意识都已变成了一片空白。




? ?我双手死死抓住计筱竹**裸的肥白的圆臀,充分享受她屁眼的紧密温暖,同时还伸手去挑逗她的yīn蒂,受到刺激计筱竹的屁眼更加紧窄,爽得我不顾一切地配合着猛烈而快速地**起来!粗大坚硬的**在她雪白厚肥的双臀间快速进出着,带着娇嫩的肛肉?出外进,丝丝淫液也逐渐从被奸淫撑大的肛门?流了出来。




? ?计筱竹脑袋?“轰轰”作响,强烈的快感从下身逐渐蔓延开,使她感到双腿和腰部以下几乎失去了别的知觉!她只能在我强烈有力的**下无助地尖叫着,她的双手紧紧攥成拳头哆嗦着,浑圆雪白的屁股失去控制地左右摇摆,两个丰满的**也挂在胸前剧烈地摇晃,整个样子显得无比妖冶和性感!




? ?过不了多久时间,计筱竹已经开始感到意识都模糊起来时,一股火热的粘液剧烈地在她的直肠?爆发出来,接着那根折磨了她很久的大**终于射在她的屁眼?面,计筱竹将大**从已经被撕裂得失去了知觉的屁眼?抽了出来,感到一股股火热的液体顺着自己的大腿流淌下来,她沉重的喘息呻吟着,有一种终于解脱了的感觉,但是**的疲累却让她全身无力,她软软地倒在了我的身上。




? ?计筱竹累得很快睡过去了,而我居然还没有一点睡意,我的心?想着旁边的岑兰。我就偷偷的看看岑兰。而这时岑兰也时不时翻身,我知道她肯定是被我和我计筱竹的动静搞醒了,又过了一会,岑兰突然起来跑去洗手间,我想,她是去洗下身流出来的水吧?




? ?浴室的淋水声响起,我走到门边,洗手间的门果然没有关紧。我捏手捏脚的跑到洗手间门口偷偷往?望去,哪知岑兰好像知道我在看她一样,洗澡尽朝着门摆着勾引的姿势。




? ?我实在受不了了,就冲了进去。岑兰微微一惊,然后就笑了起来。我把她抱着怀?,用嘴去添她的奶头,她的**真的又弹又大,双手无法掌控的那种。岑兰把我的**拿在手?玩,她应该早就想和我**了。




? ?我扳开她的腿,露出多毛的逼,岑兰顺从的将逼挺得高高的,她的迎合让我的兽欲更加高涨,我把**对准她的洞洞就开始操,岑兰开始还硬忍着不出声,可是后来我的动作越来越大,她实在是忍无可忍,终于哼了出来:“啊啊……妳好厉害啊……搞得我的花心好痒啊……” 




? ?在洗手间操了一会,发现不是很舒服,我就抱着她,一边走一边操,直到床上,而这个时候,计筱竹也醒来了,微笑着看着我们,眼中的神情就像在看一部A片似的。我操得更用力了,摆出了很多体位和姿势,操得岑兰**不断,软成了一团,感觉到她**?全是水后,插起来不爽的我就说岑兰我要操妳屁眼。




? ?岑兰翘起了自己的屁股,用扳开肛门说:“妳轻点啊,会很痛的耶。” 




? ?我说:“都操过那么多遍了哪?还会痛?” 




? ?岑兰道:“人家这么多天没做了,肯定会痛的啊。” 




? ?我嘿嘿笑了几声,没有说话,我低下头,仔细的观察着她的肛门。她的肛门在她的呼吸下,一张一闭的,就象个婴儿的小嘴,肛门周围的皮肤起着皱褶,就象一朵盛开的菊花。




? ?我试着伸进去一个手指,她的肛门急剧的一收缩,大腿的肌肉也紧张的绷紧了。好紧,我心道。我把手指往?插去,岑兰呻吟了一声,不知道是舒服还是感到疼痛。她的肛门紧紧的包裹着我的手指,我的进出是那么的艰难,我上了兴趣,这种感觉真好,我快速的**起来。




? ?岑兰哼哼着,嘴?不时的哼道:“哦……好舒服呀,好美,妳再进去点。”她的**流到了我的手指,顺着手指流进了她的肛门。




? ?有了水的润滑,手指**的顺畅起来。我说:“妳的屁眼还真紧,没水还不好插呀,不知道**能不能插得进去。” 




? ? “妳不试,怎么知道,妳不要用手了,亲亲它,然后就操进去,我也好想知道这种感觉呀。”岑兰娇喘着说。




? ?我拔出手指,嘴唇吻在她的屁眼上,我的手分开了她的双腿,舌头插了进去。一进去,我就感觉到和手指在?面的感觉不一样,没有紧裹的感觉,进出很方便,我的一半舌头都进去了,如果不是舌头没法再往?面伸,我真想把舌头都伸进去。舔弄了一会,我觉得舌头累了,说:“我要用**操妳了。” 




? ?岑兰哼了一声,表示同意了。




? ?我握着**对准了她的屁眼,使劲的插进去,好紧,只插进去个头,就再也插不进去了。




? ? “啊……”岑兰在我插进去的同时发出了一声惨叫。“哎唷,痛,痛死了!”她的屁股忍不住来回的抖动着,仿佛要把我的**甩出来。




? ?我听到她的惨叫说:“很疼吗,要不我拔出来。”我停止了动作。




? ?岑兰摇了摇头说:“不用,可能一会就好了,妳继续吧,我忍得住。” 




? ?我听了她的话,用力按着她的身子,用力的往?面插去,这下**进去了一大半,但还是紧得很,不能顺滑的抽动,感觉就和处女开苞一样。




? ?岑兰疼得咬着牙,一动也不敢动,就那么撅着屁股趴在床上。




? ?我停了一会,就往外拔,**拉着肉壁缓缓的从?面拔出。我没再往屁眼?插,而是插进她的**说:“我沾点水,不行太紧了。”我快速的进出了几下,然后继续的进攻岑兰的屁眼。




? ?这次好多了,岑兰动了动,火辣辣的感觉好象消失了,随之而来的是麻痒,禁不住屁股往后顶了顶。我知道她不痛了,也就放心的动起来。




? ?我双手搂着岑兰的腰,**一进一出缓慢的**着,睾丸随着我的动作,也一下一下的打在她的屁股上,发出轻微的响声。




? ?岑兰开始感到了舒服,“啊——啊——好爽呀,妳的**好厉害呀,快,不要那么慢嘛。”




? ?我听到岑兰的**声,快速的**起来,“小骚逼,妳的屁眼好紧,夹得我的**好舒服呀,我**的,妳这骚逼,我操死妳!”我的淫性上来了,粗言淫语冲口而出。




? ?岑兰已经知道我在这个时候爱说这些粗话,她也感到听这些粗话非常舒服刺激,也跟着叫起来:“操吧,妳操吧,我的屁眼给妳操,我妈也让妳操,她的屁眼也是妳的,妳操吧。” 




? ?我操着操着,忽然说道:“骚逼,问妳个事。” 




? ?岑兰喘着气说:“什么事?” 




? ? “说到**,我问问妳,妳妈的逼毛多不多?”我说。




? ?岑兰想了想说:“挺多的,不少,不过不长。” 




? ?我来了兴趣,“逼那?长了没有,屁眼这有没有,妳这?就有,在屁眼周围。” 




? ? “我不知道,我没注意过,可能有吧,妳别光说,妳也要操呀。”岑兰说,我在问她的时候动作停了下来。




? ? “好,我真想**,想看看她的逼究竟长什么样。”我使劲的**了几下说。




? ? “逼不都是一样的吗,哦——啊——妳有本事,妳就操她吧,她准喜欢让妳操。”岑兰舒服的叫道。




? ? “我正好给她止痒呀。”我兴奋的说。




? ?岑兰不再言语,嘴?哼哼唧唧的,大肥屁股疯狂向后耸动着,还不时的左右的扭动,几下以后,她的身体僵直,嘴?喷着粗气,双手无力支撑身体,趴倒在床上。




? ?她一趴下,我感到屁眼更紧了,屁眼肉壁刮着我的**,让我感到麻痒异常,**禁不住跳动起来,一股股的jīng液喷进她的屁眼深处。我无力的趴在了她的身上,喘着粗气说:“操妳的屁眼好舒服,妳的屁眼好紧,以后我每次都要操。” 




? ? “好,我每次都给妳操,不过刚我和妳操逼时说的可不算数呀。”岑兰说。




? ? “什么说的不算数?”我问道。




? ? “就是说操我妈呀,妳可不能真操,我警告妳。”岑兰说。




? ? “这当然了,我都不认得妳妈。”我笑道。




? ? “知道就好。”岑兰轻轻的捶打着我。




? ? “我困了,睡觉吧,宝贝,时间不早了。”我岔开话题。




? ?岑兰还要坚持,看到我闭眼睡去,也觉得困了,嘟囔几句后也睡了过去。




小女友




劳斯莱斯停在光复高中的门口,我斜靠在车头上,在这?等路飞飞。路静给我的任务就是,要想得到她,就必须让路飞飞原谅我——也就是说得先让路飞飞成为我的女人。




? ?劳斯莱斯一向不是张扬的车型,即使是这辆幻影DropheadCoupe,在高中门口也很少被人围观,要是我停辆兰博基尼或者法拉利的话,估计早就被中学生们评头论足了。




? ?现在正是放学时间,光复高中门口停了大大小小接学生的私家车,我来得比较早一点,所以车停得也就比较靠近校门,我抱着膀子在那?很无聊地等着,看到一群群的学生从校门?嘻嘻哈哈的出来,我始终没有看到路飞飞,都怀疑她是不是早就走了而我没看到!




? ?就在我觉得已经等到崩溃的时候,我看到一位长发女孩子安静地走了出来,微微低垂着头,看不清脸孔,穿着黑白色系的衣裳,快入冬的天气,穿着洁白的丝料上衣,一条同色系的羊绒围巾,随意的搭在肩头,黑皮短裙,半筒高跟短靴,整个人看上去清爽而有气质。




? ?我正在胡思乱想,听到高跟鞋声,长发披肩的女孩子走过来,她的眉毛又浓又长,只眼皮线条分明,大大的眼睛幻发着令人作梦的神采,眼角向上微挑,更增妩媚,鼻梁挺直,嘴唇看起来软软嫩嫩的,瓜子脸,下巴很有个性,好美,好动人的女孩,我傻在那?……这不是路飞飞那小丫头吗?什么时候变成气质小美女了?




? ?眼看路飞飞就要走过去了,我急忙叫了一声:“飞飞。” 




? ?路飞飞吃了一惊,她回过头来看到了我,整张美丽的脸顿时就变得苍白了,我走过去,对她微笑:“妳姐叫我来接妳。” 




? ?四周的学生边路过边好奇地看着我和路飞飞,路飞飞犹豫了一下,可能还是不敢和我在校门口扯破脸,我趁机打开了车门,让她上车。




? ?路飞飞有些紧张,这时恰好有个识货的学生走过来,对着他的同学惊呼:“我拷——劳斯莱斯幻影DropheadCoupe反向双车门跑车耶!什么时候我们这?也有这款车了?”说完还如数家珍地念出一长串数据,惹得四周的学生盯着我的车尖叫!




? ?路飞飞的脸羞得通红,我也臊得不行,赶紧就推了她一把,让她上车,然后关上车门,像逃命似的跑到另一边,跳上车打火就跑。留下一堆还在那?惊叹的学隆。




? ?看到我狼狈的模样,路飞飞不由得笑了一下,微开的嘴唇,露出整齐雪白的贝齿晶莹剔透,不过她随即表情一冷,整个的气质,又变成了一块千年的寒冰。




? ? “妳来找我做什么?”路飞飞问道,她提都没提路静叫我来接她的事情,显然早就知道那只是个幌子。




? ?我一边开车,一边的满脸悲愤地说:“我来找一个对我始乱终弃,蹂躏了我四次之后就对我不理不睬准备要抛弃我的女人!” 




? ?路飞飞的脸涨得通红,又突然变得苍白,她大大的眼睛之中流下了泪水,低声但是很愤怒地骂道:“真不要脸!妳这个强奸犯!”




? ?我急了:“说话要负责任啊,我是强奸犯吗?”路飞飞瞪着泪眼怒视我:“难道妳不是?” 




? ?我说:“是妳說的啊,妳說有本事妳就强奸我啊?我实在是盛情难却,才在妳的邀请之下做的工作啊!” 




? ?路飞飞差点晕了过去,她大概实在没想到我居然这么无耻,但我说的又确实是事实,她那天在气头之下,是对我说过这话的,路飞飞一时无语,良久才恨恨地说:“妳跑来找我干什么?还想再强奸我几次?” 




? ?我斜着眼睛看路飞飞,她个子不高,大约只有160左右,比起我181算是矮了些,但身材却让男人喷鼻血,鼓起的黑白色柔软的丝质上衣,透着她有一对坚挺的双峰,裙摆下雪白圆润的小腿让我心跳加快,露出半截浑圆雪白的大腿。




? ?我干笑:“那个,我和妳姐的关系,妳应该知道的是吧?” 




? ?路飞飞脸色更白了,她不说话。然后我又

请选择您的会员限時促銷 030000毫秒

(RMB)¥108 /季强力推荐

现价 ¥108

限时特惠!史无前例再送50天!

(RMB)¥58 /月体验月卡

现价 ¥58

每天只要2元,再送7天VIP

(RMB)¥188 /年最多折扣

现价¥188

限时特惠!活动再送120天!

(RMB)¥388 /永久超值优惠

现价¥388

一分钟成为VIP

1. 点上方年/季/月卡后跳转支付平台

2. 点微信/支付宝支付后耐心等待跳转页面

3. 获得激活码后点网站右上角“激活VIP”

注:若没收到激活码或有问题 点击主页右侧客服图标随时跟我联系

浏览: 112加入日期: 09-11用户:
分类: 另类小说